Shard

《异常生物见闻录》笔记

作者:远瞳

现实之墙

概念

阻隔表世界和梦位面之间的屏障,但是现在变得不怎么稳固。


梦位面

世界

郝仁所在宇宙的独有现象,之前也被渡鸦12345称作“虚幻空间”“镜像世界”“幻影宇宙”还有“第二界”,目前故事的重心都围绕其发展。 “梦位面是这个宇宙特殊的一种信息结构,有点类似平行空间,但更加虚幻,更加不稳定。梦位面和这个宇宙叠加在一起,后者是现实的、稳定的、有规律的,而梦位面却是虚幻的、多变的、无规律的,当现实世界按照宇宙规则正常运作的时候,梦位面就像一个梦境般跟随现实世界一块变动,但它们之间的映射关系很错乱,所以这种变动基本上无迹可寻。”(第二十九章 梦位面?)其实之前也是个正常宇宙,但不知道为何撞上了表世界。


次子

生物

创世女神所创造的第二代生命,创世女神也是被次子所杀,陷入疯狂的长子和守护者们毁灭了大部分次子,只有少部分次子在星空之民或未陷入疯狂的长子的保护下逃过了灾难。


巨人

生物

女神从最初之种中创造的生命,第二批原初守护者,负责记录和观察。万年前大部分守护巨人因为母亲(创世女神)的死亡陷入了疯狂,舍弃了自己的身体,变成了巨型大脑怪,只有少部分接受了创世女神发出的最后信息,没有疯狂。


长子

生物

从最初之种中诞生的第一代生命,也就是最初的原初守护者,负责生态的创造。万年前大部分长子因为母亲(创世女神)的死亡和疯嚣之主的影响陷入了疯狂,造成了梦位面的世界性种族灭绝,只有少部分接受了创世女神发出的最后的信息,从其他疯狂长子的手中保护次子。


猎魔人

种族

逆子用于屏蔽创世女神的呼救而诱骗霍尔莱塔人造出的神性生物。最初以为是拥有一半人类血统的奇怪家伙,专门狩猎异类,和异类有着名为猎杀本能的奇怪特性,但是现在已经完全消失了。自一万年前突然出现在地球上,和梦位面的女神陨落的时间一致,后证明为霍尔莱塔文明万年前魔法文明的产物,结合神性因子创造出来的超级生命。由十三个圣人+一个荣誉圣人(薇薇安)领导的最强势力,总数几十万到百万,分布在全世界。先天携带各种强大的能力,比如瞬间移动和圣焰,甚至有人出生就携带魔药的知识,并且对于任何负面魔法有着极高的抗性,对任何正面效果有着极高的亲和力,但能力强弱也是先天决定。拥有极强的自我再生能力,强大个体的自我再生甚至和狼人类似。总部在北极的异空间科尔帕斯,其实是创世女神的宫殿。等级从大到小是圣人,长者,大师,资深者,士兵。一般12岁开始就接受各种训练并猎杀一些低级怪物,之后送到资深者那里继续深造。


狼人

种族

梦未面霍尔莱塔种族,可以变身未巨🐺,变身后可以说话,但智商会降低。


郝仁

人物

本书主角,是希灵帝国的一名审查官,隶属于【时空管理局en35节点驻王八坨子办事处】,直属女神渡鸦12345。 是一众异常生物的房东。 嘴很欠还带乌鸦嘴属性,身上似乎纠缠着很多因果,注定是个事精。 只是个刚上任两年的新人审查官,在宇宙中却很有名,专门负责处理梦位面的事情,因为工作上的表现,被审查官们叫做“炸弹仁”(已经被录入凡人神学院教材,考试必考),外号“走哪哪炸”(后也被叫做“爆破鬼才炸弹仁”,貌似是女神大力宣传导致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薇薇安的使命中提及)。 常用武器是审查官配枪、艾瑞姆精灵最高科技结晶—等离子长枪、北欧神族亚萨一族的最强武装—神枪冈格尼尔、曾经刺杀梦位面女神的原女神武装—弑神剑(外号“捅人居士”)、与弑神剑并称为“终末双刃“的原女神武装—裂世之刃、以及数据终砖(笑)。 在艾瑞姆文明中被称作太阳王。 跟薇薇安一起包装小蝙蝠准备寄快递的时候曾表示:“我会好好养着你的”,薇薇安则感动回复“那我给你做一辈子饭都没问题”(第226章),虽然略带玩笑性质,但两人感情已经萌芽。 目前与薇薇安脱离暧昧期(双方已视对方为终生伴侣) 在记忆回溯危机中,郝仁万年来不断地追寻着薇薇安的记忆体。期间分分合合,但对方的身影在自己的心中越加的深刻。最后,两人修成正果。 拥有一艘叫做巨龟岩台号(王八坨子)的审查官飞船。 上辈子协助梦位面女神自杀。创世女神借神罚将其灵魂传到主世界,并暗中让郝仁准备了一万年的大招,在抵抗灭世女神时郝仁短时间变回前世并拥有前世的力量,用弑神剑和灭世之刃击杀灭世女神。 数据终端(帕蒂安) 渡鸦12345派发给郝仁的审查官专用数据终端,但是和其他的数据终端相比起来似乎有些奇怪,也许是被渡鸦12345折腾坏了,但也不排除是它本身的原因。碎嘴。 经常被郝仁当成板砖用,刚开始反抗过,但是已经渐渐习惯了。豆豆的玩具。 有时候会作为巨龟岩台号的临时舰载主机(纯粹为了爽一把,该碎催的理想就是成为希灵军舰的舰载主机),每当这个时候,就会以“金发少女-帕蒂安”的全息投影与别人交流。(缘由请看第七百零八章) 之后在梦位面直接操作过缴获的“逆子”的战舰,虽然远不如帝国战舰,但也算圆了一把战舰主机的梦。操作战舰的时候跟磕了药似得high的不行。


评论